初階

  • 因應國際社會逐年重視氣候變遷議題,臺灣金管會已要求2023年起,銀行與保險業都需提出氣候風險財務揭露(Task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 TCFD)。然而,國際上緊跟著另一個比TCFD野心更大的揭露計畫:自然風險財務揭露(Taskforce on Natur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 TNFD)。

  • 氣候變遷對自然環境與人類社會帶來的衝擊已無庸置疑。其中,氣候變遷對企業造成之風險將影響各國甚至全球經濟體系。緣此,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於2015年組成氣候相關財務揭露工作小組

  • 隨著國內外氣候相關法規加嚴、極端氣候事件發生愈加頻繁,乃至於消費者行為的改變等,對於企業的營收、產品價值,甚至商譽,皆可能產生潛在的衝擊。這是臺灣首度針對國內企業,因應氣候變遷衝擊下進行...

  • 文/施怡君 中心助理研究員

      延續上篇檢視文在寅政府碳中和政策之發展概況,本篇將介紹尹錫悅政府碳中和政策之未來發展方向,進一步整理兩任政府的碳中和政策內容不同之處,並研析政策轉變的原因。

    ...

  • 文/施怡君 中心助理研究員

      近期,韓國正處於朝野更迭的關鍵時刻,候任總統尹錫悅早在競選期間反對文在寅政府的減核政策,主張以核能作為實現碳中和目標的過渡性能源,意味著韓國在未來實踐碳中和目標的路徑可能會出現岔路,這也使得未來韓國新政府的氣候、能源和環境政策走向備受關注。

    ...
  • 全球超過一三六個國家宣示於二○五○年達到溫室氣體淨零排放或碳中和,明確提出淨零路徑的國家僅有十四個國家加上歐盟;我國行政院甫於三月卅日公布「台灣二○五○淨零排放路徑及策略總說明」(以下簡稱「公布路徑」),值得肯定

  • 2021年四月,時任總統宣布正式宣布2050淨零碳排目標。臺灣應對氣候變遷的野心一舉從「長程減碳」躍升至「邁向零碳」的層次。然而,對照當時國際上諸多國家在更早的時程便接連宣布淨零排放或碳中和目標的背景下,臺灣宣示淨零的時程卻稍顯落後。不過,在離宣布淨零目標不到一年的時間

  • 繼去年4月,總統宣布加入國際淨零碳排的行列後,今年3月國發會也發布了「2050淨零排放政策路徑藍圖」(國家發展委員會,2022)。國發會提出的說明中,提到2050淨零排放路徑將會以「能源轉型」、「產業轉型」、「生活轉型」、「社會轉型」等四大轉型落實淨零轉型目標。

  • 在 2022 年預算案中,財政部長黃循財宣布新加坡將加速達到淨零碳排2050的計畫。新加坡能源市場局委託「能源2050委員會」研提新加坡未來能源系統規劃,該委員會於今年3月釋出《邁向能源轉型2050》報告

  • 為因應氣候變遷的衝擊與挑戰,不間斷的科學研究與評估至關重要,然而,過度側重於線性科學研究,容易忽視社會價值對於轉型的重要性。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的Sheila Jasanoff教授曾指出,有如IPCC這般的科學評估,有助於將氣候變遷確立為一種全球現象,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其會將知識與價值抽離。

  • 雖然全球近20年來面對極端的氣候、疫病大流行、空污、輻射、食品汙染等問題,陸續顯現全球風險共同體、認同與團結,但現實上應當凝聚的世界主義治理卻不斷地被地緣政治、國族主義與大國霸權所宰制,隱沒了其功能。

  • 俄烏戰爭凸顯地緣政治緊張因素下,各國應加速發展能源自主,擺脫對化石燃料的依賴,而台灣的能源有97%依賴進口,任何天災或人禍,都可能導致斷氣的危機,更不必等到中共外力入侵。

  • 根據臺大風險中心團隊的調查成果,目前國際間至少有14國與歐盟(14+1),已提出淨零路徑,或是完整性相當於淨零路徑的長程減排規劃(詳見附件)...

  • 政府有一個「不缺電」的規劃。「不缺電」是專業工程師提出最佳化、優化的技術方案,政府選擇其中一種來施政。規劃都有其失敗風險,妥善處理風險才能達成預期績效。本文分析臺灣不缺電,先處理五項主要(primary)缺電風險:電力調度管理風險、新式電網發展太慢、再生能源多元化與進度落後、電力供需評估不夠精確、國際局勢與地緣政治。

  • 抬頭一看,仍時常看見灰濛濛的天色,您的天空是否也是如此?會這樣問是由於,全臺的空氣污染會依各地的點源、線源、面源與生物源分布而變化。因此,雖然空污是整個臺灣的普遍現況,但我們生活周遭的空氣品質,仍有地域性的差異,值得一探...

  • 台灣公民電廠在這幾年逐步興起,歐洲國家的能源合作社成為一個重要的參考來源。一方面能源合作社在歐盟國家擔任著能源轉型的核心角色,根據較為樂觀的評估,2050年歐盟將有一半的人口自行生產再生能源,並且37%的電力將來自集體性的計畫(如再生能源合作社)之貢獻(Lowitsch and Hanke, 2019)。

  • 臺灣2050淨零轉型政策面對整體能源佈局及戰略思考,拉出未來30年的規劃藍圖,並展示出再生能源發展的重要性。然而,再生能源的發展並非如預期的順利。以地面型光電而論,臺灣的太陽光電發展進程面對到生態衝擊、視覺景觀、土地侵擾及社會經濟等衝突,並帶來負面的影響。

  • 「這是國境最北的公民電廠,也是核電除役後周邊社區首個公民電廠。」一個有地方特色(就算先天條件不良)、有歷史脈絡(反核的負面經驗)的社區電廠,能否扭轉大型基礎設施過去對於地方發展的負面意義,直接參與「地方感」的形塑?未來也許會看到更多有趣的故事。

  • 第26屆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公正轉型宣言的出現,讓公正轉型一詞能見度更加地提升。公正轉型可以追溯到1970年代的勞工運動,當時美國和其他國家開始認真監管污染產業,同時認識到有「人」和「社區」依賴這些產業生活。在1990年代,工會和環保團體在這些問題上尋找共同的原因。到了2004年的阿波羅聯盟(Apollo Alliance)開始有成果,該聯盟匯集200多個勞工、環境、商業和社會正義團體來解決污染問題。...

  • 全球淨零碳排已成趨勢,台灣將首次把「2050淨零碳排」入法,未來也會向排碳大戶收取碳費,但淨零碳排的架構,未來的能源轉型、路徑與可行性,目前都還沒能找出社會最大共識,畫出路徑圖,對於台灣能源轉型,各界也持不同看法。今(10)日邀請到台大風險中心主任周桂田於《FOCUS午間新聞》中,接受主持人沈瑾暘線上訪問表示,

Copyright © 2018. 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Risk Society and Policy Research Center,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