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自由化與風險分配
【學術交流】德國尤里希研究中心社會科學家Prof. Dr. Hans Peter Peters來訪中心
Peters教授是德國尤里希研究中心社會科學家、柏林自由大學科學新聞學客座教授。Peters教授長期研究在媒體傳播下,科學環境與公眾輿論如何形成,並關注新聞工作者和科學家之間的互動以及科學知識對公眾的影響。是德國著名的科學傳播專家!
感恩~讚嘆~全台最好能源轉型模範在偏鄉!小兵立大功秘訣大公開!
空污來襲?秋冬季非都會區最常見的燒稻草?工廠排廢煙囪臭氣沖天?這些大家眼中「高大上」的議題,可非做得起綠建築、擁有專業know how的政府機關才獨有! 財政相對匱乏的鄉村地區政府如何「小兵立大功」?秘訣竟如此簡單! 會客室專訪各種節能減碳評比中、在東部地區名列前茅的宜蘭縣政府。歡迎收聽!
【活動報名】環境x能源x社會=轉動台灣 系列講座
現今風險社會中,社會、經濟、環境的連動性不容我們忽視。台大風險中心致力於社會風險,包括氣候變遷及能源轉型等相關研究,在相關領域政策學術圈已有不少成果展現。本次,綜合年度出版書籍,設計一系列書籍座談會,期盼除了學術研究、政策建議之外有更多與民眾接觸的機會。
WBGU《變遷中的世界:一份永續社會契約》摘要中譯版
面對氣候變遷、核能安全與空氣污染等三重風險,臺灣正積極推動能源轉型。然能源轉型並非綠能科技的導入,而應是全面性的思考如何在國家、經濟、社會及自然環境之間訂定新的「社會契約」。因此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譯介全球知名永續發展諮詢機構-德國全球變遷諮詢委員會(WBGU)於2011年發表的《變遷中的世界:一份永續社會契約》,該報告作為2012年的Rio+20永續高峰會決策參考,亦提供我們一個面對轉型的系統觀。
【學術交流】德國波茨坦IASS研究中心科技部主任Ortwin Renn來訪中心
德國波茨坦IASS(Institute For Advanced Sustainability Studies)研究中心科技部主任Ortwin Renn來臺參與第一屆IASS「知識、學習與社會改變」案例研究座談會。期間也拜訪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由中心周桂田主任以及張國暉執行長進行接待...
【學術交流】德國聯邦議員 Ms. Bärbel Höhn 霍恩女士來訪中心
德國長期投注於能源轉型與非核政策擬定與執行的聯邦資深議員霍恩(Bärbel Höhn)女士受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與宜蘭人文基金會之共同邀請訪臺,期間於6月29日至臺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以下簡稱本中心)進行學術交流;並於30日至臺大舉辦「他山之石 - 德國經驗的能源轉型與核廢處理」論壇,吸引爆滿民眾與會共思臺灣未來能源轉型的願景...

淺談經濟「不」安全感


顏維婷(俄亥俄州立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
  這篇文章想來談談經濟「不」安全感 (Economic (In)Security)。經濟不安全感是當代研究風險社會最重要的主題之一,其重要性在於,隨著現代社會隱含的結構性風險提高,經濟上的不安全感是人民受衝擊最直接的感受之一,不僅對個人、對家戶、甚至對社會都有深遠影響。

  首先要回答的是,什麼是經濟不安全感?經濟不安全感是一個機率的概念,指個人或家戶因為某些突發狀況而落入貧窮的機率。一個人 (或家戶) 的經濟不安全感高低,取決於兩個因素:一是各種突發事件發生的機率;二是個人 (家戶) 可以自行吸收或對抗這些風險的能力。當突發事件發生的機率上升,又個人 (家戶) 對抗風險的能力降低時,個人 (家戶) 經濟不安全感的程度便上升。

  就第一個因素而言,不可預期的突發狀況百百種,大至如氣爆、颱風、海嘯、地震…等天災,小至如公司倒閉、被裁員、職災、生病…等個人生命轉折都可稱之為「突發狀況」。這些突發狀況的共通點,是會造成個人或家戶收入在短時間內大幅下降,收入下降可能導因於 1)收入來源中斷(例如職災而無法工作) 或2)大幅度無預期的開銷 (例如慢性疾病導致的開銷)。當收入驟降至一個程度以致入不敷出,甚至落入貧窮線以下時,個人 (或家戶) 的經濟不安全感也就陡然上升。在風險社會中,社會結構愈形複雜、專業分工越細,個人無法掌握的「突發狀況」(或風險)越來越多,例如食品安全問題、個人資訊安全問題、環境安全問題…等。當公民暴露在多重的系統性風險中,自然增加了突發事件發生的機率 ,且由於現代社會的複雜性,一個突發事件的發生常會連帶引爆其他風險提高,災害的規模與破壞比從前(相較於傳統社會)來的更為深遠,使得處於社會中的個人(或家戶)被迫承受(相對於以往)較高的經濟不安全感。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當時,雖然整個金融海嘯是由美國境內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閉所引起,但由於全球金融體系遠較以往更為緊密,以至於一場在從前可能是區域型規模的金融風暴,在不到一個月之內迅速擴展成全球型的金融危機。不僅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場都受到衝擊,任何與全球經濟體相連的產業 (像是出口商品) 都有市場萎縮的憂慮,連帶影響到各國境內消費市場與勞動市場的萎縮,很多公司行號因為獲利下降而被迫裁員。

  在這場金融風暴中,不只是美國金融從業人員的工作前景黯淡、失業風險提高;由於全球市場體系的緊密相連,可能連在越南加工出口區生產線上的女工也因此丟了工作。這個例子足以說明為何在現今社會專業分工愈形複雜的同時,身處其中的個人所承擔的經濟風險(特別是失業風險)整體來說也相對升高。在一份以美國人如何經歷2008年金融海嘯的研究指出,有23%的美國家戶在2008年至2009年間,家戶總所得因為金融海嘯而縮水超過四分之一,有超過90% 的美國人的經濟不安全感都顯著提升。 更有甚者,如前所述,現今社會的風險常呈現「連環爆」的性質,在同一份針對美國社會進行的研究也指出,當一個家戶經歷失業或家戶總所得產生巨幅下降時,這些家戶會比其他沒有這樣經歷的家戶,有更高的機率去同時經歷其他可能造成所得損失的「突發事件」,例如擔憂食物與住家安全、罹患需要較高醫療經費的疾病、離婚…等。簡言之,當個人一旦落入經濟困境後,便很難從泥沼中爬出來。

  前文提到,個人 (家戶) 的經濟不安全感提高其實取決於兩個因素。第二個因素是當個人 (家戶) 對抗風險的能力降低時,其經濟不安全感的程度會上升。如果固定住各種突發事件發生的機率,乍聽之下,似乎只要有一定的收入基礎,經濟不安全感便不會找上門。換句話說,經濟不安全感似乎是窮人家的事,不一定與社會上大多數的中產階級相關。

但事實是,在現今多重風險交織的社會裡,突發狀況發生的經濟衝擊,往往超出一個中產家庭所能自行承受的程度,更別提風險「連環爆」的特質。舊時個人自行規避風險的能力,在現代社會裡變得不再管用。以台灣一大部分屬於「薪貧一族」的中產階級為例,當每日辛勤工作都只能求溫飽時,何來能力去以一己之力對抗很多不屬於個人責任的系統性風險?

  由於當代社會系統性風險的程度加劇,常超出一己所能負擔的範圍,且這些系統性風險對個人與家庭所造成的經濟不安全感,對整體社會也有深遠的影響,新的研究顯示,個人經濟不安全感會使公民們因為了三餐溫飽而疲於奔命,導致減少政治參與。 可以想見,當一個國家有為數眾多的公民因經濟不安全感而從公領域撤退時,並非一國之福。因此,當代國家的重要功能之一,即是介入風險市場,透過社會保險的概念,去重新分配不同群體間承擔風險的程度,目的即是希望透過風險的重分配來促進社會全體公民的福祉。

 

本文章歡迎轉載,但請先與中心連絡,並註明出處,謝謝。

 

文獻來源:

1.Hacker, J., Rehm, P., & Schlesinger, M. (2010). Standing on shaky ground: American’s Experiences with Economic Insecurity. 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
2.Brooks, S. M. (2014). Insecure Democracy: Risk and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in Brazil. The Journal of Politics, 76(04), 972–985.

 Economic insecurity

中心聲明

近期活動&推廣

新書推薦
一本書讀懂綠色成長
書籍介紹
社會影響評估:開發行為的社會影響評估與管理指引
書籍介紹
《從土地到餐桌上的恐慌》書摘與心得評論
書籍介紹
臺灣能源轉型十四講
新書介紹
氣候變遷社會學
新書介紹
能怎麼轉:啟動台灣能源轉型鑰匙
文章瀏覽點擊數
2284817
購物車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