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正義
富邦全球化講堂暨臺灣風險社會論壇:告別碳時代 轉型加速度
本次講堂以「告別碳時代 轉型加速度」為主題開啟「臺灣邁向深度低碳社會」的核心討論,邀請中央研究院廖俊智院長以「臺灣邁向深度低碳社會的關鍵挑戰」為題,發表專題演講,說明中研院近期發表的深度減碳政策建議書,探討臺灣在減碳政策上所應強化的方向。
節能減碳,不只救地球、還能拼經濟?
台灣獨步全球的點石成金術!垃圾變資源,還可拯救世界?這,就是「生物炭」技術,而此炭非比碳(CO2),不但 不造成氣候暖化,還可以造成「負碳」作用;驚人的是,地球自然產出生物煤(與生物炭具相類似效果)需要1~3億年
【活動回顧】東亞能源轉型論壇:臺日韓能源轉型的挑戰與展望
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藉由主辦第六屆東亞環境社會學國際研討會之契機,於10月19日下午舉辦東亞能源轉型論壇,邀請臺日韓三國學者分享各國最新能源轉型政策的觀察,探討轉型過程如何擺脫固有政經體制的抗衡,建立社會論述凝聚共識,並開展具體行動加速社會學習等關鍵議題。
【活動回顧】「2017社會影響評估國際趨勢系列講座」
2017年10月26日臺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下文簡稱本中心)於社科院四樓第一會議室舉辦「2017社會影響評估國際趨勢系列講座」,特別邀請國際社會影響評估領域的重要學者Frank Vanclay教授訪臺,並邀請關心臺灣環境與社會永續發展的各界人士共同與會。
【學術交流】德國尤里希研究中心社會科學家Prof. Dr. Hans Peter Peters來訪中心
Peters教授是德國尤里希研究中心社會科學家、柏林自由大學科學新聞學客座教授。Peters教授長期研究在媒體傳播下,科學環境與公眾輿論如何形成,並關注新聞工作者和科學家之間的互動以及科學知識對公眾的影響。是德國著名的科學傳播專家!
【學術交流】德國波茨坦IASS研究中心科技部主任Ortwin Renn來訪中心
德國波茨坦IASS(Institute For Advanced Sustainability Studies)研究中心科技部主任Ortwin Renn來臺參與第一屆IASS「知識、學習與社會改變」案例研究座談會。期間也拜訪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由中心周桂田主任以及張國暉執行長進行接待...
【學術交流】德國聯邦議員 Ms. Bärbel Höhn 霍恩女士來訪中心
德國長期投注於能源轉型與非核政策擬定與執行的聯邦資深議員霍恩(Bärbel Höhn)女士受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與宜蘭人文基金會之共同邀請訪臺,期間於6月29日至臺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以下簡稱本中心)進行學術交流;並於30日至臺大舉辦「他山之石 - 德國經驗的能源轉型與核廢處理」論壇,吸引爆滿民眾與會共思臺灣未來能源轉型的願景...

邁向「公民運動」:福島事件後的台灣反核運動

 

文/何明修 中心研究員、國立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

 

  在4月10日,佔領立法院長期24天的太陽花學生運動終於落幕,然而這一波的社會運動風潮即將上演。曾經發起多次「核四公投、千里苦行」的林義雄先生,將在4月22日展開無限期禁食,他訴求政府立即停建大多數民意都反對的核四案。隨著核四廠的燃料棒非常有可能在今年或明年插入,可以想見,反核運動是接下來眾所關切的焦點。在這一篇短文中,我將回顧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以來,台灣反核運動的發展,希望能幫助讀者更清楚掌握未來的可能發展方向。

  在2001年核四重新復工以後,台灣的反核運動曾經一度走過十年的低潮。不僅過去常見反核遊行不再舉行,民進黨政府也曾兩度追加核四預算,所承諾的核四公投也遲遲不見蹤影。在2005年京都議定書生效之後,用核能發電來達到抑止溫室氣體排放的說法開始風行,國內外都有一些原先對核能持保留意見的意見領袖,開始轉向擁核的立場。

  在2011年3月11日,當巨大海嘯摧毀了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冷卻系統,接連引發三座反應爐的燃料棒過熱,以及後續的氫爆事件,台灣反核人士立即在3月20日舉行了一場反核遊行,首度打破了十年來的沈寂。在2013年在3月9日,一場前所未有的反核大遊行在台灣舉行。據估計,全台灣約有二十萬民眾走上街頭,在台北、高雄、台中、台東各地表達他們反核意志。自從1989年的首度反核遊行以來,從沒有出現過如此規模的抗議事件。在遊行前後,三項民意調查都顯示了普遍的反核聲音,反對核四者約為58-69%,而支持核四者不到四分之一(18-25%)(自由時報,2013/3/12,頁A4)。由於天候不佳,2014年的3月8日反核遊行的規模受影響,主辦單位估計全台共有八萬支持者走上街頭。

  綜觀過去三年來的反核運動,我個人認為,其最大的特徵即是從原先被高度「政黨化」的議題,轉變成為所謂的「公民運動」,如此一來,也擴大了反核的社會支持。造成這種轉變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民進黨無法掌握新一波反核運動的主導權,第二,越來越多的「素人」成為反核運動的意見領袖。

 

民進黨喪失反核運動的領導權

  民進黨執政之前,1990年代的反核運動是與民進黨聯盟。在年度反核遊行中,民進黨政治人物常動員他們的支持者來參與,明顯可見的民進黨旗幟使得產生錯覺,彷彿這是一場政黨活動。然而,後福島時期反核運動卻擺脫了這種政黨色彩,一部分原因在於民進黨在執政八年算是支持核四案的,另一部分原因,在於其晚近過度的政治投機主義,引發反核人士的批判,而不得不讓出反核運動的主導權。

  在綠藍紛擾的政治格局下,任何社會運動被貼上「政黨化」的標籤,就容易喪失公信力。這即是為何許多晚近的運動議題都強調自己是所謂的「公民運動」,也就是與政治勢力無關。要如何跨越敏感而尖銳的政黨認同分歧,是反核運動所面對的挑戰。在福島事件之後,民進黨立即高舉反核的旗幟,個別的政治人物也利用這個議題為自己造勢。2011年的三二○遊行,在時間點上遇到民進黨的黨內初選,因此,候選人都想要利用這個群眾場合,來爭取曝光機會。民進黨政治人物動員他們的支持者、個人的旗幟與宣傳車,導致了反核遊行的主軸被模糊了。因此,有一些反核運動者在現場高喊:「核四是藍綠共業」,與民進黨支持群眾幾乎產生衝突。

  在蔡英文的2012年總統選戰中,她提議核四應完工但是不商轉。她也反對現行的核電廠延後除役,根據她的規劃,台灣最快可以在2025年到達非核家園的目標。蔡英文的立場是妥協方案,一方面她拒絕反核人士的要求,立即放棄核四工程,很顯然這是為了避免民進黨執政時期的錯誤;另一方面,民進黨也需要與仍擁核的國民黨有所區隔。到了選舉決戰的關鍵時期,核電議題並不是藍綠兩陣營正面交鋒的戰場,民進黨方面不強調自己的「漸進廢核」主張,也顯示其面臨了進退維谷的困境。畢竟,民進黨執政時期也同意了核四追加預算,到了下台後再採取反對立場,總是會被人批評前後不一致。

  在馬英九順利贏得2012年總統選舉之後,民進黨對於核電議題的掌握能力更加弱化。在蘇貞昌擔任黨主席之後,曾在2013年1月舉行過一場大規模的反馬遊行。接下來,利用這個氣勢,蘇貞昌公開宣佈,將要以民進黨力量來發起核四公投,希望能在2014年底的七合一選舉中一併舉行。由於既有的公投法規定高門檻的程序,因此,如果不與全國性大選合併舉辦,過關的機會是不大的。但是即便如此,民進黨仍是犯了兩個嚴重的錯誤。首先,民進黨沒有與反核運動者事先商量,因此他們對於這樣的宣布感到不滿,認為民進黨根本是想要搶奪運動的主導權。其次,根據當時的預估,核四廠到了2014年底就應該已經運轉,這使得公投看來是沒有必要的。因此,民進黨的失策加深了反核運動者的懷疑:民進黨並不是真正關心核電廠的危害,而只是想要從其中獲得政治利益。換言之,2014年的公投提案根本無法阻擋核四,而只是為民進黨增加選票。面對黨內外的批評,蘇貞昌很快地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當2013年2月,新上任的江宜樺內閣計畫在今年夏天舉行公投,民進黨缺乏領導能力的窘境更形惡化。民進黨菁英深知,這是一個國民黨故意設下的政治陷阱,要拉民進黨去打一場非常有可能失敗的戰爭,因此,一開始民進黨反而陷入兩難,無法決定是否同意國民黨的作法。如果民進黨堅持公投路線,高門檻的制度設計將民進黨面臨政治挫敗;如果民進黨反對公投,那麼他們就坐實了「葉公好龍」的指控。

  後來民進黨終於決定要採取「正面迎戰」的因應策略,一方面動員其支持者,另一方面修改公投法。但是到了此時,民進黨已經被迫在反核陣營中退居第二線。在三○九那場反核遊行中,民進黨下令動員令,但是也要求其黨公職人員不得攜帶政黨旗幟。因此,在台灣規模最大的反核抗議事件中,民進黨成了在場的缺席者。從事後來看,民進黨喪失反核運動的領導權,使得後福島時期的反核運動降低了政黨色彩,更能跨越藍綠的分歧。

 

「素人之亂」

  福島效應也使得一些原先不關心的人成為積極份子。劉黎兒即是明顯的例子,她是旅居東京的台灣專欄作家,專門以寫作女性情欲等風花雪月議題著稱。她們全家在電視上看到福島事故,決定緊急撤離,到大阪疏散一週。這段逃難的經驗,以及日本文壇的反核風潮,使她下定決心,參與反核運動的行列。劉黎兒承認,她自己對輻射威脅的了解太晚了。關於性愛與情欲的寫作,有可能是道德上模糊的,但是她宣稱核電議題是「黑白分明的」(劉黎兒 (2011) 《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台北:先覺,第6頁)。自從福島事件之後,劉黎兒出版了三本反核專著,也經常在反核活動現場發言,參與各種抗議活動。

  福島核災不只是重新振興了沈睡中的台灣反核運動,也使社會抗議開始有創新與創造性的手法。由於馬英九曾經失言,他公開說「沒有人反對我們的[核電]政策」。一群電影導演、攝影師、演員策動了一場行動藝術。在2012年5月,他們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上祕密集結,阻擋交流,用躺臥的方式排出「人」字形的圖樣。同時,他們也高呼「我是人,我反核」。透過網路的影像分享,這種行動抗議的手法在台灣各公共空間都曾被使用過。

  之後,文化界的公眾人物越來越敢在公開場合表達自己的反核意志。在2012年10月,著作的網路作家與導演九把刀,當面在總統府勸馬英九放棄核四案,那個場合是他出席總統頒獎的場合。在官方主導的金鐘獎、金馬獎、金曲獎等頒獎儀式上,許多主流藝文界明星也利用走紅地毯的機會亮出反核標語,或是在得獎感言中提到反核。這些個人化的反核宣示,提振了反核陣營的信心。在2013年的三○九大遊行前夕,平常總是充斥各種膚淺八掛消息的娛樂新聞,出現了許多名人反核的報導。很明顯地,反核已經成為主流民意,超越了原先的運動支持者與民進黨群眾的範圍。

  在高漲的反核民意中,台灣的工商業成為意外的反核運動之盟友。在以往,企業與環境運動總是處於對立的關係,許多開發案是企業界所推動,也是政府所鼓勵的,但是環境運動常指責其環境代價。能源密集產業,例如石化、鋼鐵、水泥等,對於電力的價格與穩定供給,有特殊的要求。在2000-2001年的核四爭議中,民進黨政府之所以讓步,一部分原因也在於工商業的反彈,這直接反應在股市的動盪。

在2013年3月,與富邦集團有密切關係的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成立,他們招募許多女性企業家與名人共同參與。這使得從來都不理會反核團體的馬英九、江宜樺,不得不與他們的代表進行公開的對話。不久,長榮航空也高調表達反核的立場。非常有趣的是,只有很少的企業領袖願意支持馬英九政府的擁核立場。更重要地,儘管有核四公投的打算,但是股市卻完全不受其影響。在2012年總統選舉前,台灣的大財團幾乎都是表達了支持馬英九的立場,但是在核四立場上,他們卻選擇了反對的態度。很明顯,企業界已經意識到核能災難的危險已經會影響其經營獲利。

 

「公民運動」的後果

  「公民運動」是晚近台灣所流行的詞彙,基本上,我認為這一種具有創意的論述策略,成功地降低了社運參與的門檻、消解了以往加諸在社運的種種污名(暴力、不理性、被政黨操控),因此帶給執政者更大的壓力。簡單講,公民運動所標榜的價值即是「無黨無派」與「和平理性」。因此,很顯然,從民進黨喪失反核論述的話語權,以及有創意的「素人」加入了反核陣營之後,本土的反核運動就呈現出如此的樣態。

  特別值得注意是,邁向公民運動的反核已經產生了實際的政治影響,甚至連向來擁核的國民黨也出現內部分裂。在2012年11月,新北市長朱立倫表示對於轄區內的核一、核二廠之安全有顧慮,而且強調,如果核四有安全疑慮,就不應運轉。在2013年三○九遊行之後,台北市郝龍斌更加碼演出,他認為核四可以立即停建,而不需要公投。朱與郝是國民黨下一代的接班人,他們的表態自有政治上的考慮。但是很明顯地,他們急忙投靠反核陣營,是看準了民意動向的政治賭注,其結果也是使得擁核的馬英九顯得政治上越來越孤立。因此,出乎意料地,福島核災提前點燃了國民黨的接班鬥爭,也讓其傳統的擁核立場跟著陪葬。

 

"本文章歡迎轉載,但請先與中心連絡,並註明出處,謝謝。"

 

中心聲明

近期活動&推廣

新書推薦
一本書讀懂綠色成長
書籍介紹
社會影響評估:開發行為的社會影響評估與管理指引
書籍介紹
《從土地到餐桌上的恐慌》書摘與心得評論
書籍介紹
臺灣能源轉型十四講
新書介紹
氣候變遷社會學
新書介紹
能怎麼轉:啟動台灣能源轉型鑰匙
文章瀏覽點擊數
2442049
購物車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