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社會

轉型社會創新宣言

文/中心編譯

原文連結/歐盟轉型社會創新理論計畫(TRANsformative Social Innovation Theory, TRANSIT)

  我們正進入一個矛盾的時代。當人類與自然比以往更加地與全球連結時,卻也因新舊部門分工而日益脫節。科學知識、技術創新和法律結構帶來了進步和過去難以想像的舒適和娛樂。同時,也存在嚴重的貧困和不平等、生態災難、氣候變遷、生物多樣性喪失和經濟下滑。過去幾年充滿著因社會日益分裂而產生的政治動盪,其表現於文化間的緊張關係、「後真相」的媒體戰,以及史無前例的抗議示威之中。人類歷史上一連串肆虐的野火和地球上最熱的日子,隨之而來的是大規模的洪水和風暴,再加上多次的政治衝擊和碰撞,象徵著我們時代的戰火。我們認知到在應對挑戰過程中的人性鬥爭。然而,與其接受失敗,這反而必須帶來新的靈感和活力,鼓勵我們以創新改變觀點、解釋與應對我們所面臨的挑戰之方式。

  讓我們首先讚揚全球有越來越多的人,將自身未來與地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並發展形成更永續、更公正和更有韌性的社會之方法。我們正作為參與、研究和支持這種運動的人,來書寫這份宣言。雖然這些社群似乎對許多人來說是隱形的或邊緣的,但它們在全球的社區、城市和農村地區實施社會轉型,從社區能源倡議、基本收入實驗、合作銀行和參與式預算,到生態家園、共同工作空間、數位製造工作坊、共用平臺、農業合作社、城市實驗室等等(在這裡找到更多的例子)。這些社會創新正在改變著社會關係,形成了新的工作、思維和組織方式,並正朝向以生態和人的價值為基礎的世界,教育一般人的同時,也珍視基本人權和民主。

轉型社會創新

  由於自上而下的政策、技術和大規模的解決方案,無法在日常生活層面帶來社會轉型,我們需要在地社群的努力來參與和嘗試社會創新。即使如此,在地的參與和實驗也仍然不夠。社會挑戰是彼此相連及系統性的。無論有多創新,零碎且流於表面的解決方案,皆可能容易產生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反倒加強了長久持續的社會挑戰,甚至造成新的問題。以更好的世界為目標的行動主義,若不能處理全球經濟中現有的權力結構,並與自己同溫層社群之外的人進行交流,那麼也是毫無用處。這意味著僅靠社會創新還遠遠不夠:我們需要變革才能有所作為:挑戰、改變和取代社會中已根深蒂固的主導體制(如個人主義、階層制、競爭)。這種挑戰、改變和取代我們主要的行為方式、思考和組織的過程,即是我們所說的轉型社會創新。

  我們需要新的故事去面對我們這個時代的矛盾、以及想像另一種未來。這個宣言提出轉型社會創新,作為一個轉向更永續、公正和有韌性的共同未來故事。這個故事本質上就是政治的。政治不僅僅是投票或議會辯論,它還具體表現在我們建立溫室、生產自己的食物和能源、設想另類的未來、重塑各地或參與決策之中。

  這種行為本身可說是冒天下之大不韙,試圖改變權力制度、制度化利益及根深柢固的實踐和信仰。要使社會創新變革,就不得不碰政治,並且要誠實而堅定地去做。這就需要一套強而有力的基本原則和價值觀,採取立場反對現行政治制度對社會創新的劫持。為此,我們致力於發現在我們自己的城市、社區、村莊、倡議、部門、組織和個人生活中,轉型社會創新意味著什麼,並以使更多人能夠取得和應用的方式來分享和傳播這些經驗。雖然每個環境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和原則,但我們依然共用一些共同的原則、要求和承諾,使我們能夠合作。

轉型社會創新的13項原則

我們堅持並且致力於以下13項轉型社會創新之原則:

1、物質和心理上的學習與實驗空間是必要條件。
人們需要空間去嘗試、失敗、學習和參與。這樣的實驗空間(例如Fablabs, Hackerspaces, Ecovillages, Urban Living Labs)的運行原則經常與主流媒體和教育的主流思維方式截然相反:偏好從失敗中學習、相互學習和即興創作,而非短期成功、個人主義、流於表面的解決方案和過多的計劃。我們需要挑戰主導我們的教育制度和公共論述的思維,為學習和實驗創造更多的空間。


2、我們需要替代和多元的經濟。
當前的經濟體系是許多當代生態和社會挑戰的來源。世界各國的人民正在經歷連帶經濟、社會經濟、社會創業、綠色經濟、去成長、共享經濟、循環經濟等替代經濟。他們在網絡中進行合作與分享,例如 the Intercontinental Network for the Promotion of the Social Solidarity Economy (RIPESS)the European Federation of Ethical and Alternative Banks (FEBEA)th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ve Association (ICA) Shareable。雖然在替代經濟的觀點之間存在很大差異,但它們也共享一定的社會和生態價值、對資本主義和主流經濟體系的批判,以及對改變現有權力關係的承諾。我們需要接受這些替代和多元經濟的差異和互補性。


3、創新既是形塑新事物,也是重新定義舊事物。
社會創新通常意味著重新發現、重新發明、重新使用、重新賦予生命,以及轉譯被遺忘的、已遺失的或遺棄的過去做法、思考和組織方式。 創新與舊事物的新組合一樣重要,因為其將新事物整合到現有環境中。例如,無條件基本收入就是一個激發稅收和福利制度變革的舊觀念。近期,現代資訊通訊技術和群眾募資的創新實踐,正被用於傳播此觀念並進行實驗-將空想的概念轉化為公眾參與。


4、我們需要嘗試替代的社會關係和相關的價值觀。
社會關係是我們生活的基礎,例如鄰居之間、消費者與生產者之間、雇主與僱員之間、政策制定者與公民之間的關係。光是改變我們的工作和我們使用的工具是不夠的:我們需要解決彼此之間更深層次的關係。例如,時間銀行(Timebanking)以平等、互惠和互助為基礎的服務交換,取代了貨幣交易。成員之間不靠契約,而是靠信任關係。無論簡單或複雜,所有的服務都被同樣重視:交換單位是以花費或接受服務的時間而定。還有許多其他的例子可以促進信任、互惠、平等、集體性、分享、團結、包容和透明等關係價值。我們承諾嘗試替代性的關係價值觀和實踐,發展必要的團隊能力來建立和維護這種關係。


5、社會與物質變遷彼此交織:我們需要兼具社會與技術創新。
社會創新平衡了僅止於關注知名的技術創新。儘管如此,「社會」不僅僅是由人類所塑造,也被手機、電腦病毒、氣候變遷、基改生物、道路號誌等等所形塑。科技、生態、文化、經濟、政治都彼此交織。我們需要在主動改變社會關係和做法的同時,處理物質、生態和空間問題,並且以各種多元方式進行。從種子交換網絡(Seed Exchange Networks,保護生物多樣性和捍衛種子自由)、農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捍衛土地和糧食主權的權利)和INFORSE(開發永續能源項目)、到慢食(Slow Food,連結食物到當地和永續發展)、DESIS network(設計永續產品和服務)、FablabsHackerspaces(使創造和製造過程民主化)。


6、轉型的變革需要公民社會、國家和市場混合組成。
公民社會、政府和市場之間的關係改變本身就是一種社會創新。轉型社會創新涉及多個行動者和制度,體現在它們彼此變化的互動和模糊它們之間的界限。主導體制不僅僅是政府或大企業;它們也存在於公民社會之中,存在於我們根深蒂固的思維方式和組織方式之中。社會創新常常從公民社會之中誕生,但也會在企業、大學(例如科學商店)和政府之中浮現。例如,參與式預算──公民參與決定市政預算花費的概念──是由阿雷格里港(Porto Alegre)市長在巴西發起的。我們所有人都可以成為社會創新者,作為社區活動家或企業家、作為研究人員或決策者、或作為兩者之間的任何組合。


7、社會創新絕不能成為廢除必要公共服務的藉口。
社會創新不能取代發展、維持或改進必要公共規定的過程。即使是高度自我組織的倡議,如生態家園(Ecovillage)或轉型城鎮(Transition Towns),也需要有智慧地和自覺地利用公共規定。透過對公共機構進行要求、改變和重組來共同分擔責任,從而為全人類創造公正而有韌性的生存環境。這包括為解決公共機構的社會創新的意外後果負責。例如,AshokaImpact Hub等網絡推動的社會創業概念,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後果,如社會企業被用來使廢除公共服務合理化,或取消對非營利組織的補貼。我們需要更多關於社會創新的這些後果,以及其它意想不到的後果之明確思辯。


8、跨在地(Translocal)賦權對全球化挑戰是有希望的回應。
許多社會創新網絡是全球相互聯繫並紮根於當地。個人透過參與當地社區以及國際網絡而被賦權。沒有在地紮根,我們就不能建立有效的國際網絡,反之亦然。跨地區網絡可以整合全球和地方的優勢,將社區與國際接軌,促進全球團結,同時也加深承認並重新認識當地的身份和傳統。藉此,它們可以對目前關於全球化、移民和民族主義的政治辯論有所回應。在這些公共辯論中,需要使跨地區的替代方案變得更加可見。


9、社會創新就是培養一種歸屬感、自主性和能力。
除了社會和物質需求(如食物、收入、住所)之外,人們還尋求歸屬感(與他人聯繫)、自主性(按照自己的價值觀行事)和能力(取得和體驗技能和掌握)。有助於更永續、更公正和更有韌性的社會轉型變革之社會創新倡議,為實現這些需求提供了替代方案,從而加強集體行動和賦權,並幫助克服疏離、孤立或邊緣化的感覺。


10、透明和兼容廣泛的決策是變革的必要條件。
社會創新倡議運用創新的決策方法,如多種形式的民主(例如流動、深層與審議民主或「做」民主(do-ocracy)、系統性共識、全民政治(sociocracy)、全體共治(holacracy),這些做法皆需要共享所有權結構和公開透明的溝通文化。參與式決策取決於成熟及擁有社會能力的個體,其願意在衝突局勢中承擔責任、看到更大的願景,並且自我反思和保持建設性。因此,社會創新需要社會學習、發展能力和個人發展的空間。以上皆表示,建立健全並且運作良好的民主制度,是轉型社會創新蓬勃發展的必要先決條件。這意味著,在進行替代民主途徑實驗的同時,在各種「非民主的」的地理和社會政治背景下,爭取基本民主體制也是一大挑戰。


11、推動變革需要替代和多元的敘事。
替代敘事和有關變革的理論是實際變遷背後的關鍵推動力:它們有助於傳達和闡明為什麼世界必須改變、誰有能力這樣做、以及如何做到這一點。這些敘事不僅僅是在說故事,而且也是告知和指導實際行動:如何建造新房子、土地如何改造、如何建立社區花園、初創事業、製造產品、新的補助機制等等。倡議有多種敘事,從生活方式變遷和內在的轉變,到不斷變化的經濟模式和產品的重新設計,還有政治積極主動和根本的制度變遷。我們欣賞有關變遷的不同敘事間的多樣性和互補性,同時也承認對有關價值的承諾、社群建立和賦權的共同點。


12、需要更多的相互認可以及戰略合作。
在社會變革的不同網絡和行動中可以找到許多共同點,但是彼此的互補性仍顯不足。社會變革的具體做法往往是以犧牲其他人的利益為代價來推動,而非強調其互補性與合作共同努力。為了生存,倡議往往被迫集中自己的力量來選擇自己的戰場、爭奪稀缺的資源。一些有趣的網絡合作已經開始應對這些挑戰,例如可以從ECOLISE(the European Network for Community-led Initiatives on Climate Change and Sustainability,歐洲社區發起的氣候變遷和永續發展網絡倡議)的例子中看到,這個網絡匯集了轉型城鎮(Transition Towns)、全球生態家園網絡(the Global Ecovillage Network)和其他幾個組織。我們需要更多這樣的整合網絡(meta-network)和空間來領教與反思,包括建設性的衝突和辯論。


13、擁抱悖論是社會轉型創新的關鍵。
社會創新倡議往往力求具有包容性和可接近性,並且傾向於批判他們打算取代的主流體制獨特性。然而,在社會創新中存在著包容性和排他性的內在矛盾(悖論),而這種矛盾通常從一小群志同道合的人們開始。即使是最有決心的社會創新者,有時也要克服高度結構化之現代社會的深層分歧。為了轉型,我們需要克服文化和社會政治障礙,並且超越我們原來開始的環境。因此我們需與其他運動連結,面對其他階層、性別、文化、性取向及(無)能力的分歧。不僅意識到排他性的動態,並且著手處理。為了使社會創新更具包容性和更容易接近,以及為了產生轉型的影響,創新必須經歷某種主流化的過程。在這樣的主流化過程中,社會創新-從定義上而言-失去了它一些創新特徵,並存有被既有結構和利益所俘獲的風險。這個悖論是所有創新所與生俱來的。我們需要一個不同的、往往是自相矛盾的策略組合,包括抵制、抗議、反駁、要求、遊說和反抗,還有增補、妥協、補足、規避,改進、合作、誘惑和意想不到的事。這些戰略需要靈活、不斷調整、更新和重新定位,藉此將價值和實踐轉化到主流的環境中,同時又讓我們得以堅持初衷。

 

我們主張創新和促進轉型社會變革的權利

  我們建立在悠久的運動史上,目的在使這個世界更具永續、公正與韌性。我們完全贊同和支持「世界人權宣言」「永續發展目標」中所體現的這種努力。我們希望透過這個宣言來補充和強調,人類在他們的環境中也有明確的權利去創新、構建替代方案、共同創造社會變革。我們主張每個人都有權:

    • 在當地、國家、國際研究與發展議程和政策上有發言權。
    • 影響公共資金的使用。
    • 走入實驗室、研究中心、土地和建築物,以聚集、創新和開發計畫。
    • 每個人都可使用容易改造、開放及可修復的技術和平台。
    • 在實驗、創新、和轉型與批判性思維方面得到充份資訊和教育。

 

承諾和行動號召
  宣稱我們有創新和促進變革的權利,也意味著我們承諾採取合作行動。要實現社會的轉型變革,就需要改變我們自己。我們從自己出發,呼籲作為行動者、企業家、政策制定者、研究人員、記者和其他批判性知識分子的你,或者是無論扮演什麼角色或擔任什麼職位的你,加入我們,作出以下具體和普遍的承諾。

呼籲活動家和社會企業家與我們一起致力於:

合作
我們承諾在本地和全球的倡議中,展開合作並探索協同作用。我們歡迎未曾預料到的盟友,支持者可以來自不同的角色和背景。只要我們能夠做到,我們就會講述我們的倡議,並聽取人們的回應。

切實可行,但保持激進
有時我們可能會按照規則來改變它們,但是在與主流體制互動的同時,我們還是要記得保持激進的核心,留下時間保持原有的熱誠。

反思
我們積極思考社會創新工作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和意料之外的後果,以及如何應對。

遊說
我們組織自己的遊說活動來追踪、挑戰和/或支持將必然影響我們工作成果(結果)的法律和規則。

對公共機構有建設性的批評
我們在必要的情況下與公共機構合作,並要求他們盡可能地改善。我們認識到,官僚機構也(至少部分)是集體民主進程、亦是嘗試保障公平、安全和健康的結果。

呼籲決策者和政治人物與我們一起:

允許、支持和做社會創新
我們致力於創造和支持實驗和學習的空間。 我們自己支持和做社會創新,也允許別人做實驗。

避免不必要的重複
當開發「交流站」或「網絡」來連結人和思想時,我們與現有網絡和倡議進行合作,而不是創造不必要的新版本。

保持彈性
我們將與社會創新倡議可能需要的彈性流程相矛盾的規則、管制和評估納入考量。我們承諾重新考慮這些規則,並使其適應不斷變化的社會需求,在這個過程中參與社會創新。

擁護積極主動的公共部門
我們致力於捍衛、培育和完善必要的公共機構,並以互動、包容、負責的方式,從政策方面以資金、撥款和具體政策促進支持社會創新的呼聲。一個健全、透明和可靠的公共部門,提供基礎設施和服務並保障公眾利益,是有意義的社會變革之先決條件。

保持包容
我們對只顧自我提升、單求營利而不願意分享資產、利益和權力的倡議保持警惕(例如Uber)。我們支持以更具包容性的方式創造和管理,提供類似服務的替代平台倡議。

呼籲批判性的知識份子(研究者、記者、作家)與我們一同致力於:

保持參與社會
我們使我們的工作對社會有意義。我們仔細地將我們的研究與我們正在合作的人構築在一起,並思考社會成果。對於正在與我們合作的人而言,無論是透過短期互動還是長期的知識承諾,我們都是有意義的合作者。

對規範性誠實
我們知道我們的工作,如何影響我們所寫到與談到的人和事。我們對自己的規範立場是透明的,承認我們自己的框架可能會限制我們的理解。我們敢於明確反思我們工作之下的利益。

保持建設性批判
我們在好奇和支持之間取得平衡。我們了解到我們所觀察的人們之希望及願望,以及關切和擔憂。我們使用參與法,讓其他人得以表達自己的經驗與想法。

保持容易接近
我們不把自己隱藏在象牙塔中,或是須付費的作品背後。我們平易近人,使我們的作品能夠被那些提供他們的意見的人所接觸。

不只注意人們所熟知的事物
轉型社會創新不僅存在於嶄新且令人興奮的計畫中,且存在於遊說、維護、即興和修復等不太引人注目的活動中。我們對創新和變遷的多重起源進行平衡解釋。雖然我們使用轉型社會創新的概念,但我們承認在社會變革中還有其他許多相關的概念。我們致力於彌合其他概念,並保持對「創新」和「轉型」論述的侷限性和缺陷之批判。

呼籲任何人,無論你身在何處,與我們一起致力於:

價值多元,探索協同效應
我們重視所有朝向社會變革的倡議,只要他堅持上述的轉型社會創新的13個原則。我們接受各式各樣的做法、解決方案和願景,各自為自己的未來做出貢獻。我們承認每個人都可以帶來不同的角色、能力和價值觀。

保持思想開放
我們對另類運動保持開放態度。我們思索一下,今天我們認為很多平常、甚至是不可或缺的東西並不總是如此,且在當時看來往往是不可能或離經叛道的。投票權、有機食品、太陽能電池、婚前性行為、奴隸制的廢除 - 這些事情都曾經只是一小群被認為是瘋狂的理想主義者的人所宣傳或接受的(在有些地方也還是如此)。

貢獻
我們選擇自己可扮演的角色,為社會變革做出貢獻。我們試圖了解在我們自己的環境中,存在哪些社會變革的倡議和網絡。無論我們是成為他們的活躍會員、捐贈、購買產品、還是在社交媒體上分享內容......我們都承諾支持他們。

擁抱參與式決策
集體智慧(collective intelligence)往往充滿了常識。

保持感激、好奇和激情
我們尋求理解其他人的基本價值和動機,並以批判而又有建設性的方式互相交流。激情在全球都受到承認,並且打破體制障礙:透過展現興趣和了解彼此的激情,我們創造出表達自我的空間。

 

※本文章歡迎轉載,但請先與中心連絡,並註明出處,謝謝。※

中心聲明

近期活動&推廣~

新書推薦
轉給你看-開啟臺灣能源轉型
最新活動
2018能源教育講座春季場
最新活動
第二屆知識、學習與社會變遷國際研討會
最新活動
永續轉型大哉問-李遠哲院長與青年對談
書籍介紹
社會影響評估:開發行為的社會影響評估與管理指引
書籍介紹
一本書讀懂綠色成長
購物車是空的
文章瀏覽點擊數
2741599